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室導航 > 非手術科室 > 中醫科 > 健康教育

慢談諸葛亮八陣圖與中醫組方用藥原則

發布時間:2017年02月28日      點擊數:次    作者:劉正求

讀三國流淚,替古人擔憂。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創造了一種神奇的陣法,即八陣圖。為天(天覆陣)、地(地載陣)、風(風揚陣)、云(云垂陣)、龍(龍飛陣)、虎(虎翼陣)、烏(烏翔陣)、蛇(蛇蟠陣)。按遁甲分成生、傷、休、杜、景、死、驚、開八門。大陣中包括小陣,演變出八八六十四陣,彼此又合為一個大方陣,變化無窮,神秘莫測,可敵十萬精兵。當年諸葛孔明曾在江邊亂石堆處用石頭砌出八陣圖,困住東吳都督陸遜,六出祁山之時,諸葛亮又擺出八陣圖與司馬懿對陣,大敗魏軍。杜甫有詩嘆曰: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千百年來,因為諸葛亮的神機妙算,給八陣圖披上了不少神秘的色彩。后人有不少的研究及傳說。那么,八陣圖是怎么一回事,其意義何在?

其實,八陣圖的道理很簡單,就是將不同士兵按不同的順序排列起來,排列的順序不同,戰斗力就會不同。什么天地風云龍虎鳥蛇,就是不同部隊的方號,各支部隊完成各自的戰斗任務,并互相配合。這是一種兵力的組合,或者說是一種兵力配置或調度的手段。但是,如何進行最佳的組合,操作起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比如說,一個單位,一個部門,一個科室,領導班子的組合不同,科室人員的組合不同,崗位的配置不同,這個單位的發展變化就不一樣。又如法國的軍隊,在歷史上曾認為是最會享受,最不會打仗的軍隊,但到拿破侖時期,通過拿破的合理部署,使這支軍隊,變成最強大的軍隊,軍隊還是那支軍隊,只是因為組裝得好,而變得強大了。八陣圖的意義就在于如何組合。

天下事,隔行不隔理。中醫處方用藥如同用兵,歷來就十分重視將不同作用的中藥,根據病情組合成不同的處方,組合的不同,其作用也就不一樣。在臨床中,我們經常見到張醫生開的處方和李主任開的處方只是不同得一兩味藥,甚至藥味完全相同,只是劑量略有增減,而治療效果卻不一樣的情況。同是一味中藥,張醫生用來治甲病,李主任則用來治乙病。張醫生用麻黃與桂枝組合,作用是發汗解表,用來治療風寒感冒,李主任則用麻黃與杏仁組合,作用是止咳平喘,用來治療慢性支氣管炎。如此云云,每味中藥組合不同,療效也就不同,組合得越好,療效就越好。就象一塊石頭,把它放在平地上,它的作用并不大,如果把它放在山頂上,那個山頂就是一個“敏感點”,只要輕輕一動,即會牽一發而動全身,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那么,最佳的中藥組合有哪些形式?

一、中藥配伍的基本原則

中醫把單味藥的應用同藥與藥的配伍關系總結為七個方面,即單行、相須、相使、相畏、相殺、相惡、相反,合稱為藥物的“七情”。單行,是指用單味藥治病。病情比較單純,選一種針對性較強的藥物即能獲得療效。如清金散,就是單用一味黃芩治療輕度肺熱咳嗽,又如用仙鶴草芽驅除絳蟲,以及行之有效的“單方”,都屬于單行范疇。因為它簡便廉驗,民間廣泛應用。相須,是指性能功效相類似的藥物配合應用,可以增強原有療效。如大黃與芒硝配合,能明顯增強攻下瀉熱的治療效果,石膏與知母配合,能明顯增強清熱瀉火的治療效果。相使,是指把在性能功效上有某種共性的藥物配合應用,而以一種藥物為主,另一種藥物為輔,能提高主藥的療效。如補氣利水的黃芪與健脾利水的茯苓配合時,茯苓能提高黃芪補氣利水的效果,清熱瀉火的黃芩與攻下瀉熱的大黃配合時,大黃能提高黃芩清熱瀉火的效果。相畏,是指一種藥物的毒性反應或副作用,能被另一種藥物減輕或消除。如生半夏和生南星的毒性被生姜減輕或消除,所以說生半夏和生南星畏生姜。相殺,是指一種藥物能減輕或消除另一種藥物的毒性或副作用。如生姜能減輕或消除生半夏和生南星的毒性或副作用,所以說生姜殺生半夏和生南星的毒。相畏與相殺是實際上是同一配伍關系的兩種說法。相惡,是指兩種藥物合同,一種藥物與另一種藥物相作用后而致原有功效下降,甚至喪失藥效。如人參惡萊服子,因萊服子能削弱人參補氣作用。原則上,應當慎重使用。相反,即兩種藥物合用,能產生毒性反應或副作用。如“十八反”,“十九畏”,原則上應避免使用。

二、處方組成的一般原則

醫生開的處方(藥方),中醫學稱為方劑或方藥。其組成必須按照一定的規則,就是“君、臣、佐、使”的配合。又稱為主、輔、佐使。君藥,是針對病因或病情,治療主證,解決主要矛盾,起主要治療作用的藥物。根據病情可用一味或幾味。臣藥,是協助君藥起治療作用的藥物。佐藥,是治療兼證或抑制主藥的毒性和峻烈性味,或是為君藥、臣藥發揮藥力創造有利條件的藥物。使藥,是引導各藥直達疾病所在(病變部位)或有調和諸藥作用的藥物。例如麻黃湯,由麻黃、桂枝、杏仁、甘草四味藥組成,用以治療太陽病表實證,證見惡寒、發熱、頭痛、骨節疼痛、無汗而喘、脈浮緊等證。方中用麻黃辛溫發汗、解表散寒,針對病因和主證,為君藥;桂枝辛溫通陽,協助麻黃發汗散寒,為臣藥;杏仁苦平利肺氣,以治療兼癥咳喘,為佐藥;甘草甘緩和中,調和諸藥,為使藥。麻黃湯由于組方嚴慎,常用來解釋君臣佐使,臨床上由于病情復雜,鮮有用四味藥治病者,而常常是用兩味或三味主藥,二至四味輔藥,三至五味佐便藥,甚者六至七味佐使藥等。主要是依據治法和具體病情而定。

三、處方靈活變化的形式

經云:圣人示人以規距,不能以巧。“七情”與“君臣佐使”是中藥配伍和處方組成的原則,處方靈活變化則需要在臨床中不斷總結。(1)藥味加減變化:例如四君子湯,是由黨參、白術、茯苓四味藥物組成,用以治療脾胃氣虛,但若遇虛勞不受補,服藥后出現腹脹、胸悶、納差者,則加陳皮,名為五味異功散。若慢性胃炎,癥見胃痛、腹脹,則加木香、砂仁,名為香砂六君子湯。又如小柴胡湯,由柴胡、黃芩、半夏、黨參、甘草、生姜、大棗組成,用以治療感冒出現寒熱往來,口苦咽干、頭痛目眩等癥,若遇平常有胃病,則去黃芩之苦寒,加蒼術、厚撲、陳皮,名為柴平湯加減。(2)藥量輕重變化:有時候藥味不變,只是用量改變,則主治病證不同,方名也不同。例如枳術丸,用白術60g,枳實30g,白術用量大于枳實,治胃痛、腹脹,屬虛證者,若用枳實24g,白術12g,枳實用量大于白術,則名為枳術湯, 用于胃痛、腹脹、有痞塊,屬實證者。(3)性能配伍變化:同是一味主藥,由于輔助的藥物不同,作用就發生變化。例如用黃連為主藥,配合吳芋名左金丸,主治慢性胃炎、吐酸嘈雜,配合木香,名香連丸,主治腸炎、痢疾,配合肉桂,名交泰丸,主治失眠、多夢。(4)氣味化合變化:例如黃芪建中湯,由黃芪、桂枝、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棗、飴糖組成。取白芍、飴糖酸甘化陰,取黃芪、炙甘草、桂枝辛甘化陽,使整個方劑的藥性為甘緩溫中,成為治療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腸潰瘍的有效方藥。(5)劑型不同的變化:中醫劑型除常用的湯劑外,包括膏、丹、丸、散及免煎劑、中成藥、中藥針劑等。劑型不同,組方也不同,作用也不一樣。一般來說湯劑藥味不宜太多,筆者習慣用15味以下,由于湯劑吸收好,作用快,一般用來治療急性病,如用銀翹散改為湯劑治療感冒,用藿香正氣散改為湯劑治療腹瀉。丸、膏劑適用于慢性病,需要長期服藥者,組方藥味較多,一般二十至四十味,如用人參再造丸治療中風后遺癥,用川貝枇杷膏治療慢性支氣管炎。其它劑型同樣需要辯證使用。

以上談的是如何將不同性能功效的中藥進行最佳組合,發揮最好的治療效果,這如同諸葛亮八陣圖陣法,如何將不同兵力進行最佳組合,發揮最強的戰斗力一樣。當然,用藥和用兵是兩種不同的事物,它們有著本質的區別,我之所以把二者聯系起來,是因為中醫文化竟是如此豐富多彩和彌足珍貴。


德州麻将单机 交通银行理财网站 福彩开奖35选7 bg大游娱乐视讯平台 吉林时时彩彩经网 七乐彩走势图2元网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快乐 奇爱棋牌游戏 熟客温州麻将官网手机 500万彩票网 AG电子首页 贵州快三开奖基本走势图表 带连线体彩排列5 云南时时彩中奖数据 三分彩是哪里的 qq彩票比分频道